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会销网站 >> 正文

【江南小说】北回归线的怀念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谨以此文献给8月成都的朋友、梦里江南的朋友和绝色家族的亲们

昨夜果然下了一场雪,山野中到处堆积着尚未融化的雪花。我系上一条蓝色的围巾,沿着海船木栈道默默地走向北回归线标志塔。到达那片高大茂密的樟树林的时候,天又开始下雪。洁白的雪花像碎裂的花瓣一样在柠檬山的上空随风飘洒,像极了我们曾经一起看过的长白山上的飞雪。可是朵拉,我亲爱的朵拉,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也已经不在这个白雪飞舞的世界,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冷吗?你所在的那个世界也在下雪吗?我们曾经多么渴望在今天,在你生日的这一天,在北回归线经过的森林里遇上一场像花瓣一样漫天飘洒的大雪——这是北回归线五百年一遇的奇观呵!我遇上了。可是你已经不在我身边,已经永远不可能和我一起观看北回归线的飞雪,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孤单吗?你在那边有新朋友吗?如果你觉得孤单,我愿意来陪你,像那时候陪你去成都一样。其实,在你卧轨——以诗人海子一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我是想着要来陪你的。只是苏苏拉住了我。苏苏说,你不会同意我去那边的。你知道如果我去了,苏苏也一定会跟了去,那样我们三个人都会感到孤单。所以你不会同意的。我想也是,苏苏也需要我。我留下来,至少我和苏苏不会感到孤单。

苏苏也来了。她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一定会按照我们原先的约定,来北回归线看五百年一遇的飞雪。她不愿意在我和你相会的时候,她插在中间。所以她留在山下的宾馆里。她说,如果你不生气,三个小时以后她会到山上来接我。如果你不希望她来接我,你就报个信给她,把她在桌子上点着的那支蜡烛吹灭。

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会来,但五百年一遇的飞雪真的出现了。昨天我到市志办去查过老县志,从前山里那个白发老人跟我们说的情况一点不假,柠檬山上北回归线经过的这片森林,不多不少正好每隔五百年——分别在公元509年、1009年、1509年下过一场雪,而且都是在农历十二月十六你生日的这一天。那时候你是多么开心,你说你是五百年修炼而成的北回归线的白雪公主。你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窃笑。因为在网上,苏苏她们都叫我王子。我想北回归线的白雪公主注定要嫁给北回归线的白马王子。

雪花一直像花瓣一样在飘洒。我感觉到你就在树林之中。可是我看不到你的身影。然后我在白雪飘洒的树林中飞起来,穿过时光隧道,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子……

那是一个微冷的冬日,高中第一学期的总成绩发下来,你全级第一,我全级第八,班里第二。我好像是为你高兴的,但我好像又有一点挫败和失落的感觉,有点闷闷不乐。阿超和阿灿考得更不好,更加闷闷不乐。要知道,在初中,我们三个可是名震C城教育界的C城一中三剑客啊,怎么一到高中,第一个回合的较量就败下阵来。我们三个彼此望了望,谁也没有出声。然后我抱起篮球就向球场走去,阿超和阿灿心照不宣地跟上来。

那个下午,在篮球场上,我们三个都杀红了眼,整个下午都没有任何对手能把我们赶下场,连高三级的大个子都没奈何。只是代价也不小,简直是血溅沙场。阿超坐镇内线,在防守和拼抢篮板中拼落了一颗牙齿;阿灿控球转身突破,摔了三个跟斗直至额上血流如注;我好一点,没有受伤。我在篮球场上一向都是冷面杀手。我知道你在木兰树下远远地看着我们。可是我咬紧牙关不看你一眼。我飘忽的外线走位和像乔丹一样轻灵飘逸的后仰跳投以及像米勒一样快如闪电的三分远射控制着大局。结果我们杀败了所有对手。当所有的对手都表示投降以后,阿超“呜”地大叫一声高高跃起来了一个大力扣篮;阿灿“哇”地大叫一声将篮球扔了出去;我一声不响地擦着汗,骄傲地看着校园里最高的那棵玉兰树的树顶。是的,我们三剑客是不会败阵的,我们一定会站到最高的树顶上。

你慢慢地向我们走来,手里提着一网兜可口可乐。我们三个谁也没有理你。你手里拿着一罐可乐,一个一个地递到我们面前,可是我们谁也没有接,只是静静地站着,任黄昏的风吹乱我们的头发,任豆大的汗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下。

你放下可乐,用手指为我擦去脸上的汗水。凝望着我声音沙哑地说:“别这样好吗?你们别这样好吗?你们这样让我难受。”你说完,眼里含着泪水。

你的哭腔和泪水感动了我们。再冷漠下去,我们就是懦夫了。于是我们每人开了一罐可乐,哗啦哗啦地碰响易拉罐。于是你笑了。我也看着你微微地笑了。是的,败给你,我有遗憾但也是真心为你高兴。

那个晚上,我们第一次在紫藤花架下约会。你那么自然地就拥抱了我,热烈地亲吻了我,几乎让我晕阙过去。你说一次考试不能说明什么。你说在镇里读初中时就知道C城一中三剑客,知道三剑客到广州参加各种竞赛为C城教育界赢得许多荣誉。你要我振作起来,我们两个携手向前,一起考上一间国内顶尖名牌大学,最低限度也要考上中山大学。我只是默默地拥抱着你,忘记了应允,忘记了点头。

然后寒假来了,新的学期来了。那些青春泛滥恣意飞扬的日子呵,那些朝气蓬勃激情四射的日子呵,那些默默忧愁悄悄快乐的日子呵,我们手牵着手走过来了。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我隐若听到橄榄树下传来清脆的笛声,于是我悄悄地走近橄榄树。我知道那一定是你,只有你才能吹奏出这么美妙的笛声。一曲终了,我在月光下对着你笑,你在树影下对着我笑。我走上前去轻轻拥抱着你。你闭上眼睛,晚风将你的头发轻轻吹起。我闻着从你的发丝散发出来的飘柔洗发水的淡淡清香,期望着世界就此永恒不变——千年万代,定格在这一刻,我把心爱的人拥在怀抱里。然后你告诉我:我送给你的那株三色堇开花了。所以你很快乐。呵,朵拉,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是为了那株三色堇开花而快乐时,我的快乐以10的N次方的速度向四周膨胀,好像要充满整个世界。

又一个学期结束了。这一次,我得了全级总分第一,你得了总分第五。阿超和阿灿也进入了前八名。我们三剑客终于重振雄风,我们击掌相庆,然后又到篮球场上横冲直撞,挑战所有的对手。我们就是这样,落寞时要到球场上找回自信和快乐,高兴时也要到球场上尽情挥洒青春与朝气。可是我们太过得意忘形了,以至忘记了你。我们知道,第五对于你来说就意味着失败,你一定很不快乐。当我醒觉到这一点时,晚自修课都已经结束了。我有点惘然不知所措,只是很想立刻见到你。我默默地向女生宿舍走去,忽然隐若听到橄榄树下传来一缕散发着清愁的笛声。我恍然大悟,转身走向橄榄树。你凄清的笛声融化在如水的月光之中,让我想起“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的诗句。只是意境不同,我就不敢造次,不敢缠着你教我吹箫。我只是静静地听着,直到你停下不想再吹,才上前轻轻地拥抱着你。我想说话可是你用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唇不让我说话,你说只希望我在草地上抱着你入睡。于是我就抱着你坐到草地上,让你躺在我的臂弯里,直到你睡去……

雪在下着,风也加大了。

树叶摩擦的声音混和着风声在山野里徘徊,像你的音容笑貌在我心里萦怀不已。我不得不时时侧耳倾听,生怕错过了你从树林里飘然而来的脚步声或衣裙飘荡的“咝咝”声。你来了吗?你在回忆着高中三年的日子吗?

那像花苞一样的高中三年,月华无迹,花落有声。那是快乐的日子,追求的日子,冲刺奋斗的日子。当然有些时候也会是失落的日子,忧愁的日子,痛苦和寂寞的日子。但我们手牵手地走过来了。我们相互扶持鼓励,又暗暗较劲争先,都想以自己最强的姿势展现在自己最喜欢的人面前。我失落了,就到篮球场上去冲杀;你寂寞了,就到橄榄树下去吹箫。这时候总会有另一个人跟随而来,用青春的热血和真挚的爱恋将对方拉回到阳光之下和欢笑之中。

高考临近了,我们的爱情之花也开得更灿烂了。几乎每个星期,我们都有那么一两个晚上要到紫藤花架下或橄榄树下去约会。“一模”成绩公布的那天晚上,我们又在紫藤花架下约会了。是的,这么快乐幸福的夜晚,我们怎么可能不约会呢?你总分第一,我总分第二。我们双双站在校园里最高的树顶上,我们怎么可能不拥抱着相视而笑呢?那个夜晚,你是多么的美丽呵,就像从月宫里飞下来的仙女。如水的月光,透过滕蔓和花朵,像雨点一样一点一点地打在我们身上,打在你的脸上。你那么迷醉,笑得那么恣意飞扬,放荡不羁,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拥抱着你,深情地亲吻你的额你的眉你的脸你的唇你的胸你的颈你的每一寸肌肤……回想前尘,若问我什么是青春,我想那就是我们的青春!在紫藤花架下,在如水的月光下,在渗透着花香的夜风里,我们热烈地拥抱着,深情地亲吻着!那就是我们的青春!即使用皇帝的宝座,用盖茨的财产,用安吉丽娜.茱莉的光环来交换我也不愿意!

你说要报考北大!我点头支持你。可是我对自己没信心。要知道,在那之前我们市还从未有人考上北大或清华。你一模总分比我多十多分,我想你是可以去作这个挑战的,所以我坚决支持你。“我报考南大吧。”我说。因为六朝金粉的南京,是我喜欢的地方,《枫桥夜泊》的江南,是我与生俱来的梦里故乡。你笑一笑:“也好,我们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空间上隔着一片天空,在花香如雾月色如水的夜晚,心里有一点牵挂,有一点思念,有一点‘美人如花隔云端’的轻叹,也许更有情意呢。”看着你含情脉脉的双眼,我情不自禁地又抱紧你,亲吻你一片湿润的红唇……

可是又有谁知道,命运竟是如此残忍地捉弄人。就在高考的前一天,你患了重感冒。你发着高烧,你的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不断涌出,往日泉水一般晶莹的双眸也失去了迷人的神采。我心如刀绞。在冲锋陷阵的节骨眼上,命运之神竟安排你患上重感冒。你却淡然一笑,笑容尽管苍凉但却依旧迷人。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临阵分心。我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故作轻松地笑一下说:“没什么的,看看医师就可以化险为夷了。”你点点头,又那么淡然一笑。我心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我知道你的心在流血,但你却努力着为我而笑。我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你用纤纤小指为我擦去泪滴,轻声说:“傻瓜,我又不是得了白血病。流什么泪啊,还不快点送我去医院?”我醒悟过来,马上叫来的士送你到了医院。那个下午你一直在医院打点滴,我一直守在你身边。我轻轻地抚摸你的头发,你的脸,你的手指……我期求上帝让感冒快快离开你,我对上帝说我愿意让我患上感冒来换取你的健康……

第二天,你带着药片走进考场,苍白的脸上还不断地冒出虚汗。那几个晚上,每晚我都在紫藤花架下拥抱你,希望能带给你信心和力量。但愿望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即使上帝也不可能将重感冒对你的影响完全消除。结果你的高考总成绩只排在全市第十六名,当时就知道只能报考中山大学了。尽管我正常发挥,得了总分第二,可以顺利报考南京大学,但我却高兴不起来。你滑落到后面去了,只保住了最初的底线,离你的梦想相差那么远,我怎么高兴得起来呢?

但你却那么平静地接受了这次变故。我们在橄榄树旁边的小路散步的时候,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你,你却反过来开导我。那时正是黄昏,斜阳散淡,百鸟归巢。一只花翅膀的鸟儿从我们头上飞过,一粒鸟粪刚好落到我的头上。你为我拨落鸟粪,慢慢的说:“什么是历史?考试前患上重感冒是历史,一粒鸟粪刚好落到你的头上这是历史,在这一刻我能够在斜阳夕照下牵着你的手也是历史。历史,或者命运,她的神秘莫测不在于上帝的主宰,而在于上帝也不知道如何描画。”我看着你平静的脸,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将你拥进怀里……

雪一直在落着。我冒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来到北回归线标志塔。我轻轻地用手指触摸塔身上的青苔,希望能触摸到你从前留下的痕迹;我深深地呼吸着树林中飘来的气味,希望能呼吸到你从前留下的气息。我相信你的脚印和气息已被山上的青草树木吸收,被风、被雨、被霜、被雪以及每一片照耀下来的月光所融化,我在这些青草树木和风霜雨雪以及月华花香之中能够触摸到你的灵魂,甚至能够触摸到你圣洁的身体。

苏苏来了。她用蓝色围巾包着头发从海船木栈道默默地向我走来了。你会生气吗?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你和苏苏。是的,在这一点上,我真的很笨。如果你生气,我就让苏苏回到山下去。但是,我真希望你不要生气,在你离开这个世界以后,苏苏是我最亲爱的人。是的,苏苏小小的身影正穿过北回归线的风雪,慢慢地走近我。到了,苏苏来到我跟前了。苏苏一声不响地抱紧我,在我耳边低低地说:“蜡烛一直没有熄灭。我想朵拉是同意我来接你的。”我点点头说:“嗯,朵拉不会生气的。”只是,我在心里生自己的气。我抱着苏苏,心里却在想着你。我,唉,我……

苏苏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不与你一起报考中大。那时我不知道如何向她解释。或者现在我可以向她解释清楚了。风雪让我回忆起许多事情。只是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

辽宁专业治癫痫的医院
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癫痫病如何治疗好

友情链接:

神闲气定网 | 化脓怎么处理 | 上海地铁厕所 | 柳宗元在封建论 | 建康之路 | 美眉色图 | 芬威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