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建康之路 >> 正文

请你低下头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总觉得心口的大石还是没有移走,我真的被压的太久了。像是经过一番垂死的挣扎,我丢掉了像是被粘住了似的笔。笔,落桌,似乎也敲碎了心口的大石。

我终于抬起头,才发现自己是个不乖的小孩,全班只有我自己把头扬起,也不知在胡乱看着什么。对,我实在看着什么,猛然间又有什么力量狠狠地拽下我略扬的脸庞。我所害怕的,是和我共处一室的他们,他们不曾抬头,他们手里的笔不曾放下,他们,从不肯放过一分一秒。他们的拼劲儿仿佛在嘲笑我在浪费宝贵的时间,令我害怕到不敢再有丝毫松懈。写着写着,整张纸上就出现了一个一个的低着的头,头上血淋淋地写着大大的”拼”!

可是,当我再次拿起桌上的笔,心口的大石又在重压。我像是被窒息的生命,淹没在人流中。于是,我又扔掉抑制我的那根笔。只是这一次,不敢再看灯光下拼搏的身影。

我把头转向窗外。

窗户大大地开着。没错,外面是一片漆黑。可是,我闭上眼睛,触到了夜风的肌肤,嗅到了夜风的清爽。我心头的阴霾仿佛也被吹散了。窗外有颗树,夜风或许是很急,那棵树为什么在随风摇摆?此刻,我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看一棵树在舞蹈。他有那么多的枝叶,舞这各自的喜怒哀乐,舞着自己的生命。突然间,我又觉得这不是舞蹈。他摇摆的这么厉害,仿佛是要挣脱束缚,挣脱捆绑。愈来愈猛烈了,我听到了,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呐喊,他在说:“不!不!我不要,不要被困在这里!我要逃离,去到没有监狱的地方!”我冷笑。“愚蠢的枝叶,你离开树了又能怎样?你的宿命在这里,宁愿相信这只是上天注定。”

过了许久,他是累了吗?耷拉了脑袋。枝叶已经不再挣扎,他安静地摇着头,是自己的独舞罢了。我知道,他懂了,他只能在树上。

“喂,别看了!”同桌拉回我的思绪。我扭过头,又是一片死寂。安静的,只能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只是,这一次,我不再恐惧。我拿起笔,看了眼窗外。死寂中,那叶子又在愚蠢地挣扎。我释怀,埋下头来,只是一个声音

_——低下头,去做你该做的事……

评论。。人,总会有迷茫的时候,但,人可以扭转它,好好长大,慢慢品味。

癫痫病能除根吗
沈阳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好
四川医院治疗癫痫那家好

友情链接:

神闲气定网 | 化脓怎么处理 | 上海地铁厕所 | 柳宗元在封建论 | 建康之路 | 美眉色图 | 芬威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