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肋骨神经痛症状 >> 正文

【碧海小说】关键时候,你说呢?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哎!大明,看你吃个饭,眼睛不往碗里看,老看外面,也不怕把饭吃到鼻子里!游行有啥好看的?吃完了咱就不能看?”

“这小日本也太可憎了!想着就来气。丽丽,你说,钓鱼岛离它那么远,咋就成了它篮蓝里的菜?不是美国大老板在后面给它撑着腰,它尿尿的那东西敢硬一下?丽丽,你说呢?”

“哎呀,吃着饭呢,看你都说了些啥?大明,最后这点里脊肉你把它都吃了吧。哎,大明,你说这糖醋里脊是不是糖放多了?糖醋糖醋,本来醋就在后面,这可好,连一点醋味都没有了,全成了糖了,有点腻,你说是不?……哎呀!大明,你还看啥呢?人家问你话呢?这糖醋里脊是不是糖多了?”

“你说呢?”

“我说大明,你是咋回事?咱俩一逛街你就老是心不在焉的,关键时候就会一句‘你说呢’‘你说呢’,烦死人了,人家生气了!大明,我求你了行不?你以后能不能就不说这句‘你说呢’?嗯?你就不能说糖吃多了人要发胖,劝我少吃点!”

“嘿嘿,这我习惯了,一下子改不过来。看,看,又来脾气了不是?不过,丽丽,你的这‘关键时候’是不是也多了点,我看钓鱼岛的事这会儿才是关键时候,你说……”

陈丽丽真有些哭笑不得还有些急,她用自己手里的筷子飞快地点了一下陆明的嘴唇,路明下意识地往后一躲,那个“嘛”总算没有说出口来。

陈丽丽用筷子指着陆明嗔怪道:“大明,我告诉你!不!是再次警告你!你以后不论啥时候,都不准你再说‘你说呢’!”

陆明抹了一下嘴,问道:“为啥?”

“为啥?烦人!哪有像咱俩这样的,都好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说过几句……”陈丽丽顿了一下,一双杏眼往两边看了看,随后把脸向陆明眼前凑过去并压低了声音说道:“大明,你就不能说上几句让人听着心里舒服的,比如说你喜欢我或者是你爱我?关键时候就是这一句……”脸上带着愠色的陈丽丽撅起嘴学着陆明的腔调又大声说道:“你说呢?你说你是不是一到关键时候就煞风景,你说你就不能不说这个‘你说呢’。”

又吃了一大口里脊肉的陆明看着陈丽丽,嘴里呜里呜噜地说道:“看你这脾气就大得很!我不是正在改嘛?我以前只要说话,难免就带上几句这个话,我今天才说了几个?你说呢?”话刚出口,陆明自己也扑哧的一声笑了,差点把嘴里的肉喷出来。

“哎呀呀,真是猪脑子!怪不得三十几了还找不上对象,我看都是你的这句‘你说呢’,把人家姑娘给说跑了!”

“嘿嘿,只要不把你说跑就行。我慢慢改,你也慢慢习惯就好了。不过我也告诉你,以后不许再说我三十几了还找不上对象,这伤感情,你知道不?你说我找不上对象,那你是干啥的?你……”大明突然闭上嘴把里脊肉咽了下去,也把后面的“说嘛”咽了回去。

陈丽丽把嘴一撇:“习惯?告诉你,大明!你再不改这毛病!用不着等到关键时候,我也跑了!”

陆明此时已把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憨憨地但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跑?你往哪里跑?我可知道你的家,我也知道你家里啥时没有人!”

陈丽丽的脸“腾”地红了:“看你没正经的样子!你再说,就少去我家里!”“嘿嘿,少去也是个去,你还能把我挡住?你说……”“真是的,跟你就没办法说!快吃,咱走!”说着陈丽丽抬起头来喊道:“服务员,过来埋单!”

陆明刚准备张嘴再说些什么,陈丽丽已夹起盘子里的最后一条里脊肉,迅速并准确地塞进陆明的嘴里……

当一位矮个女服务员拿着点菜单快步走过来时,邻桌上的一位也领着女朋友在吃饭的小伙子不愿意了。只听他对服务员气冲冲的喊道:“我说女子(姑娘),人家一喊,你跑得比狗还快!我喊你,你磨蹭半天都不过来,你是咋(怎么)回事?”

服务员转过身去对那位小伙一笑:“这位大哥,对不起!对不起!今天来看游行的人太多,实在忙不过来。我看你的饭菜还多着呢,我先给这两位大哥大姐结个单,马上就给你结!请您稍等,对不起啊!”她说完扭过身来还未说话,身后的那位小伙子又喊了起来:“哎,女子,咋回事?咋也有个先来后到是不是?你这饭店还有没有规矩?”

陈丽丽刚要对女服务员说你去先给他们结账,桌子这边的陆明却不乐意了。

陆明转过头去对那位小伙子说道:“我说伙计(朋友),给你先结账不要紧,但请你说话注点意!人家服务员是个碎女子(小姑娘),你咋能说她跑得比狗还快?你要先结账可以,你先给这女子道个歉。你说呢?”

那位小伙子看了看比自己魁梧许多的陆明,心里权衡了一下,便摆了摆手说道:“先给你结,先给你结!现在这世道都反了,小日本把钓鱼岛都弄得没有个先来后到了,这算啥?乱了!”

陆明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不顾陈丽丽的阻止,站起身来,指着小伙子说道:“伙计,你说谁呢?你得是(是不是)说我是日本人?你小子再说一句……”说着他便向小伙子那里走了过去。

陈丽丽连忙伸出手在后面使劲拽着陆明:“大明,你干啥呀?就让他先结账咱能咋(怎么)了?”

大明一甩胳膊,指着小伙子说道:“我说伙计,你今儿个(今天)不给这女子道个歉,别说结账,就是结了帐,你也走不了!”

小伙子有些愣了,但在女朋友面前,他绝不能跌份。小伙子也站起身来,望着比他高半头的陆明,他虽心里发虚,嘴里却还说着硬话:“咋?你还要打架?谁怕你!”

“你怕不怕我没关系,我让你给这女子道个歉,你今天就一句话,道歉还是不道歉?”陆明说着便攥紧了拳头。

陈丽丽赶忙从旁边走到陆明面前,挡住了那位小伙子。她使劲把陆明往后推,嘴里说道:“大明,你这是干啥呢?先给谁结账还不一样?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陆明哪能咽了这口气,眼前这位小伙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用钓鱼岛的先来后到之争作比喻,把他比作后到的日本人了,这也太气人了!

当陆明一把推开陈丽丽准备冲向小伙子时,小伙子的女朋友赶紧站起身过来挡住了陆明。她用一双长睫毛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陆明说道:“我说大哥,咱都消消气,这不都是让日本人气的吗?好了,我替我的人给这女子道个歉。”说着她转过脸对服务员说道:“对不起,妹子,我们把话说错了,我们的饭还没吃完呢,你先给他们结账吧……”

两位年轻气盛的男人在两人的女朋友极力劝阻下,一场“内战”总算没有发生。

当陈丽丽挽着陆明的胳膊出了南大街的那家中餐馆时,太阳已经躲到马路对面的一幢高楼后面了。

街道两旁的人行道上已人满为患,抗议日本政府将钓鱼岛“收归国有”的游行队伍都走在大街上。

游行队伍很长却不怎么连续,一群一群的。有些队伍很庞大,人们摩肩接踵;有些队伍人并不多,人与人之间距离很宽,一些过街道的行人可以从其间轻松穿过。

有的游行队伍在许多面大红旗的引导下,人们呼喊着“钓鱼岛,我们的!小日本,滚回去!”等口号缓缓而行。有的队伍则像是在校大学生,他们举着或摇着小国旗,有组织的排着不规则的多路纵队,神色严肃地跟在一幅上面写着“哪怕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的大横幅后面。

学生队伍后面的一群人什么都没拿,人们紧跟着几十位头上缠着上面写着“灭了小日本!”等字符黄布条的年轻小伙子后面,挥拳抡臂呼喊着“保卫钓鱼岛,捍卫国家主权”等口号,个个显得义愤填膺。

还有一些游行的人们以一种闲庭漫步的姿态缓慢地走着。队伍里有人举着“中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等长方形标语牌对着路边观看的人群摇着晃着,他们不断地齐声鼓动人行道上的人们加入到他们的游行队伍里。

更有一群游行队伍里的人像是在压马路,他们或是彼此聊着天或是嬉笑着,边走边往街道两边看,还有人举着手中的手机不停地照着相。

所有游行队伍前进的方向,都是市中心的城市中央广场。

陆明仰脖抬头并踮起脚尖往中央广场方向看了一下,那里已是人山人海,万头攒动。

四面八方陆续涌向中央广场的游行队伍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街道上的人越聚越多。游行队伍和人行道上的观众已混在一起,分不清哪拨是游行队伍,哪拨是观看游行的人了。

一些原本在街道上行驶的各种车辆,被密集的游行人群横七竖八地困在了街道中央已经好久了。一位心情焦躁的司机刚刚按了几声喇叭,便被一群年轻人愤怒地拍了几下车身,小轿车一下子没了动静。

陈丽丽紧拽着陆明贴着人行道最里边,钻着人缝往城外方向走。陆明却走走停停,眼睛四下看着。最后,他干脆拉住了陈丽丽并说道:“丽丽,咱就看一会儿游行吧。”

陈丽丽侧脸看了一眼陆明,央求道:“大明,咱还是回吧?”

陆明早已受到游行队伍的感染,眼睛开始放光。他挽起陈丽的手臂:“丽丽,这么早就回去干啥?这小日本也太可恨了!咱看一下游行,顺便再消消食,你说咱吃了一肚子饭,再加上一肚子气,回去还不得把人憋死,你……”陆明差点又说句“你说呢”,他看着陈丽丽,嘿嘿笑了一下。

“哎呀,你看这乱哄哄的!人家害怕,咱还是回吧?啊?”说着陈丽丽反过手抓住陆明的胳膊就要走。

“有我在,你还怕啥?咱中国人游行,是吓唬小日本的。你又不是日本人,害怕啥?”说完陆明便用一只手搂住陈丽丽的肩膀,眼睛直愣愣地往街道中央看着。

陈丽丽平时胆就比较小,此时心里确实有些害怕。别说这么大场面的游行了,就是平时走路遇到有人发生纠纷,周围聚集着一群人在围观,她也不敢凑过去观看。

陈丽丽用胳膊肘捅捅正兴致勃勃观看游行的陆明,撅着嘴说道:“大明,咱们还是回去吧,这有啥看的!不就是人看人,看得人家脑袋都大,回吧,嗯?”她见陆明没有回去的意思,便开始用双手摇着陆明的胳膊。

陆明并没有扭脸看陈丽丽,只是嘴里说道:“活了一辈子,我还没看过游行呢。今天碰上了,咱就权当看一会儿热闹,啊?丽丽,你说呢?……”

“又是‘你说呢’!你叫我说啥?你主意就正的很,就说你想看游行就算了,还假惺惺地问我……”

陆明转过头来,对丽丽说道:“看,看,是不是又来脾气了?丽丽,求你了,咱就看一会儿,只要你答应,我就给你保证,以后我保证尽量不说你说呢,你……”陆明差点又说了句你说呢。

“哎呀,真是的!……”

这时,走在大街中央游行队伍里的一位把头发染得焦黄的年轻人,拿着一个电喇叭对着人行道上的人们手舞足蹈地喊道:“爷儿们,哥儿们!全站到那里愣着干啥?小日本都把咱欺负扎了(狠了)!来呀,吼上几嗓子,让狗日的小日本看看,咱中国人不是好惹的!爷儿们,哥儿们,吼起来!来,鼓把劲,跟着我,一起喊!”

说完,黄毛就开始挥着胳膊领呼口号:“小日本!滚回去!”

他周围的人和人行道上的一些人跟着一起喊道:“小日本!滚回去!”黄毛又举臂高喊:“钓鱼岛,我们的!”这次人们是众口同声:“钓鱼岛,我们的!”

谁知黄毛声嘶力竭的下一句是:“小日本,日你妈!”

人行道上密密匝匝的人群大部分人有点发懵,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跟着喊起来,更多的人则是感到了一种尴尬,人们脸上露出了各种笑容甚至苦笑,还有一位中年人摇了摇头。

陆明和陈丽丽身旁有位个子很高的年轻人冲着黄毛大声喊道:“伙计,看你那头黄毛,你都变成外国人了,要日小日本也得中国人来日!你说对吧?”

人群中发出一阵哄笑。

陈丽丽又捅捅陆明,用带着祈求的眼光盯着陆明说道:“大明,咱还是回吧,我确实害怕!嗯?”

陆明扭头看了陈丽丽一眼,又伸长了脖子往黄毛那里看,他用手轻轻捏了陈丽丽的胳膊,嘴里说道:“有我呢,别怕!”

陈丽丽一撅嘴:“你不回去我一个人回去!这么多人,一会儿乱了,想回也回不去了。”

陆明转过头,腆着脸对陈丽丽哀求道:“哎呀,丽丽,我求你了!咱就看一会儿行不?你说咱国家啥时候有这么大的自发游行,咱看一会儿再走,啊?……”刚说到这里,陆明突然沉下脸,松开了丽丽,一个箭步向陈丽丽身后跨出去。

陈丽丽惊诧地一扭头,只见陆明已一把抓住了一个少年窃贼的手,他正把一把长镊子伸进了一位观看游行的中年人的裤兜。

陆明的手劲极大,捏得小窃贼脸上表情痛苦但不敢出声,镊子掉在了地上。

陆明对小窃贼低声说道:“你没看看这是啥时候?我一句话,这些人让你爬都爬不走!”

小窃贼龇牙咧嘴地扭曲着一张还显幼稚的脸连连低声讨饶。陆明的举动已引起了周围人群的注意,纷纷转过头来。陆明思寻了一下,放开了小窃贼的手,低声但严厉地说道:“赶紧走!趁我还没有生气,能跑多快跑多快,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再叫我抓住,就把你这麻杆胳膊拧断!”

望着小窃贼钻进人群不见了踪影,陈丽丽说道:“哎呀,吓死我了!大明,你咋把贼娃子给放了?”

癫痫医院怎么治疗的
西安治疗癫痫都有什么好医院
失神性癫痫物理治疗

友情链接:

神闲气定网 | 化脓怎么处理 | 上海地铁厕所 | 柳宗元在封建论 | 建康之路 | 美眉色图 | 芬威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