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宝宝耳屎多 >> 正文

《情差》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何今天忽然病了,躲在家里闭门自息。他早饭都没起来吃,独自躺在床上,两眼直盯盯的望着天花板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瞎,真没想到,她怎么会不爱我。真丢人!”他自恨不已。

他已经24岁了,从现在城市恋爱的标准年龄看并不算大。就拿这个工程机械厂来说吧,24岁才恋爱的青年男女还多着呢,结婚的也多半在30岁左右,何况他这样一个丁点大的小年轻。

不过说起来还真有点意思,厂里许多像他这般年龄的人还没转正出师呢,而他,已是具有7年工龄的“老师付了”。要说徒弟吗也带过那么几个,其中就有现在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那位女徒弟丽华。

说起丽华那可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她今年26岁,文雅谦虚,尊师爱学,在小何所带的几个徒弟中,可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称心如意的好助手。虽然丽华去年满徒被分到了其它车间工作,但仍然常找小何研究个图纸呀,交流个工作经验,搞一个技术革新等等……这俩个人在一块呀,于其说是师徒,倒不如说有点像亲姐弟。

其实呀,小何和丽华做师徒关系早就亲密无阻,别看小何是丽华的师付,但从年龄上说丽华还是他的大姐呢。工作中师付教徒弟一丝不苟,而生活上大姐爱弟弟倍加细微。车间的老师付们经常开玩笑的说“你们俩干脆结个干姐弟算了”,年轻的徒弟们更是私下窃窃私语,说他们的师徒关系已变成了姐弟恋了。有一次丽华帮小何洗被子,车间里的姑娘们看见后笑嘿嘿的问小何。“小何师付,等你找了对象后还让不让大姐给你洗衣服呀?”小何却反讥道:“如果你们谁和我搞对象,我肯定每天让她给我洗上一大盆衣服。”

“哟!这么多衣数呀,我们可没有这个福份,还是让丽华大姐给你洗吧!”姑娘们一哄而笑的都跑开了。

小何对丽华还真的有点倾慕之心,虽然他是师付,但是除了教丽华技术之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个师付。他总感到自己算什么师付,无非是比别人早几天入厂,有那么点实践经验,虽然这两年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但在理论上却说不出什么东西,直到上半年厂里进口了几台新车床,办起了《车床创新工艺讲习班》,他才搜肠刮肚地去回想文革时学到的零星半点工业基础知识。其实呀,要不是丽华做他的课外辅导员,他恐怕连英文中的26个子母都念不全。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自我感叹道:“什么高中毕业,实际上还不就是个大老粗!”

丽华当辅导员并不是另有天份,按理说他们都是同龄人,共同经历过文革那个求知权力被剥夺的年代,在那个一纵大地起风雷的岁月,他们这一代人原本学到的那点数理化知识,早就被冲刷的干干净净了,唯一能在黑板上学到的就是毛主席语录和最新指示,大概只有这些方块字和词汇与中国语文还有渊源,使人们不至于忘掉中国古老的文化传统。

但是丽华下乡了7年,并没有由于手上的老茧放弃了课本和笔杆,她除了白天自食其力的拼命干活外,晚上却常常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自学。直到前年进厂时,她已经自学完了高中的全部课程,要不是年龄偏大了些,今年高考她一定能考上大学。不过她自己说,上不了大学也没关系,只要现在学到的知识能够用到工作上,也就等于上过大学了。

老实说,小何既把丽华看成个大姐,又对她在感情方面有些微妙,大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吧。虽然丽华比他大两岁,但如今这个年代,尤其是在城市,已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小何就有几位朋友,其女友年龄就比他们大,据他们的恋爱体会,男孩子思想成熟较早,要想达到共鸣,最好找一个年龄略大的女友,这样才会兴趣相投。由此可见,北方人“女大三抱金砖”的婚俗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几天,小何总想找个机会向丽华表白一下自己的感情,但又觉得不好意思,还是脸皮太薄了,别看丽华和他平时在一块说说笑笑的,皆此间显得又那样亲密,但是突然间要切入到男女私密和情感之中,尤其是初次要说出你爱我、我爱你这样的缠绵之语时,不知怎的,人一下竟然变的笨嘴笨舌的。“嗨!光看见朋友们从谈恋爱到进洞房,是那样的欢天喜地顺利自然,似乎不费什么劲,可是到了我这里怎么就这么的难呢?”小何此时自我纳闷了起来。也许是人和人不一样吧,小何忽然想起了厂里的张总工程师。说到张总工程师,全厂都知道,他已经50多岁了,却一直没有成家。听说张总年轻时追求他的姑娘也不少,但是都因为他拒情避意而吹了。一次,一位多情的姑娘递给他一张纸条,约他到公园单独见面,结果他带了一个不知情的图书管理员同去,气得这位姑娘转身就跑了。此后,姑娘们都回避着张总,并私下说:“张总人虽然不错,可惜的就是情商太低!”

“笨不等于傻。”丽华曾经这样说过,“只是看他在哪方面笨就是了”。

“看来我有点像张总,笨就笨在情商不够。”小何自言自语的说。

昨天晚上,讲习班下课后,丽华在树荫下等着小何。“你找我有事吗?”丽华问。

“有件事,我们走着谈吧!”他答道。小何径直走在前面,丽华随后跟了上去。

他俩走了一段路,见小何不声不语,丽华感到有些异样,她用眼盯着小何的脸部表情,想从中发现他的喜怒悲哀,揣摩他找她什么事。就在这时小何开口了,“丽华,我有一道难题想请你帮解开。”

“什么难题?刚才上课时你为什么不提?”丽华问。

“上课时不好问”,小何吱吱唔唔的说“我说的题在上课时没法说”。

“那是什么题呀?”丽华问。

“……是……”“啊,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爱面子怕别人笑你还向徒弟求教?哎呀,我的小何师付,没想到你还这么守旧。这有什么,不懂就学吗,不学怎么又能懂呢!”

这下可把小何说的茫然不知所措,他原想丽华能够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没想到她却丝毫未理解他的话意,相反,还真以为他请她课后补课。嗨!他心里又是一声叹息,“这个傻大姐,怎么就不明白小弟的意思呢!”缄默须臾,他想了很多,可越想脑子越乱,然而有一点他还清楚,那就是他是为求爱而来的,而且准备已久。今天,为了求爱,尽管初师不利,但是他不愿再错过这次机会,既使冒然,他也要向丽华表述出自己对她的爱意,他不能再犹豫了。此决心一下,他顿时感到有了种从未有过的勇气,他两眼闪烁着激情的悦光对着丽华,诚挚的一字一句的向她说道“丽华,我爱你!”

“什么?你,你说的是什么呀?”丽华开始怔松,接着又是羞窘,“这,这怎么可能呀!”这回丽华也开始结巴了。她没想到,一直看作为自己弟弟的小何竞然向自己求起爱来了。说真的,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确实没有,“你,这是怎么搞的吗?”她又惊又羞又恼,此时也不知所措了,一转身向车间跑了去。

小何茫然呆若,站在原地望着远去的丽华,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心里瞬间感到极其的沮丧和羞愧,他悔恨的无地自容,恨不得地下有个洞立即钻了进去。

小何病了,谁都不知道他得的什么病,连厂医都不清楚,然而只有一个人知道这场病的起因,那就是丽华。

昨天晚上,丽华一夜都没合眼,脑子里总在徊响着小何说的那一句“丽华,我爱你”的话。她想,当时她所做出的反应也有些过分,让小何太尴尬了,无疑会伤了他的自尊心,现在想想有些后悔。小何是她的师付,又是她的朋友,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况且她早就对小何怀有一种姐弟之情,只是没想过进一步发展至爱情而已。今天小何突然向自己求爱,虽然自己毫无准备,但是仔细想想,他能这样做肯定是爱慕自己已久,而且是考虑再三才向自己提出来的,作为他一个初恋的男孩,能说出自己的爱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而自己却当场给他泼了一盆凉水。丽华想,不过这不能怪小何,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小何自己早已有了男朋友,如果小何知道,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丽华此时回忆起了自己恋爱的过程。那还是她下乡插队时,她认识了一位回乡务农的知青。他和小何一样正直憨厚,不仅有一付好体格,还有一颗朴实善良的心。后来他当了兵、提了干,成为了一名部队的政工干部,然而当第一次向她求爱时,就像今天的小何一样,厚笨的嘴里半天才嘣出一个“爱”字。她们恋爱了三年,他给她的信还总是称呼“丽华同志、丽华同志”的,极少有热恋男女中那些浪漫之辞。不过她深知他们的爱情是有牢固基础的,其间的关系形成并非用语言能够说清。人往往就是这样,志向和兴趣相同才会走到一起,丽华喜欢的正是这样的人。此时,丽华想找机会向小何做解释,她不想因为误会伤害了她与小何的友谊。只要她对他说明一切,她相信小何一定会谅解她,他们还会像过去那样相互尊重相互关心,成为一对知心的朋友和姐弟。

房门被推开了,小何看见进来的是丽华,他一转身用被子蒙住了头,好像这样就能庶住他羞愧的心。他后悔自己那天在丽华面前丢脸,当然他也恨那天丽华在他炽热翼动的心上浇了一盆凉水。

“小何,你还没吃早饭吧?”丽华关心做问道。“我给你带了些糕点”。

小何不理。

“小何,听说你病了,我来看你来了。”丽华加重了语气又说道。

小何仍然不理睬。

丽华叹了一口气说:“小何呀,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呀?”她喃南自语的说,“这也怪我,都怪我有些事没早告诉你,才让你误会了。”

这时,小何突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了说道:“误会什么,告诉我什么?你看不起我就算了!”

“这是那的话呀”,丽华卟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看不起你我还能到这来!告诉你吧,我今天来就是帮你解决那道难题的。”

“解决难题?该不是你同意了?”小何急不可待的半信半疑的追问着,刚才还丧泣的脸一下堆起了笑容。

丽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伸手递给了小何说:“你先看看这个再问吧。”

“这是谁?”小何接过照片,看见的是一位年轻的军人照片,他困惑不解的问。

“你看看照片后面就知道了”。丽华的脸有些红了。

小何此时才看见照片的后面写有一行字,字中写道“送给我亲爱的丽华同志留念”。“这,这……”小何忽然脸上发热,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这是你的男朋友?”

“对呀!”丽华微笑的说“现在你的难题解开了吧!”

“我,嗨,看我真是的。”小何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甚为难堪的说道“你看我以前都胡思乱想了些什么。”接着,他又对丽华说道“丽华,请你原谅我昨天…”

“行了行了”。丽华打断了小何的话。“我说了这件事也怪我过去没对你说过,现在事情说开了,我想你的难题也解决了,今后你这个师付还理不理我这个徒弟呀?”

“理、理、理…”小何憨涩的笑了。

小何的病好了,他和丽华又像以前一样,一个师付一个徒弟,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又相互友好的工作在了一起。此时的小何,终于清楚了什么是友情和爱情。

1980年11月写于福建.漳州

癫痫病发作时正确急救方法
石家庄看癫痫到哪里好
小儿癫痫特效药

友情链接:

神闲气定网 | 化脓怎么处理 | 上海地铁厕所 | 柳宗元在封建论 | 建康之路 | 美眉色图 | 芬威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