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鱼头的营养价值 >> 正文

【江南小说】刹那过后,世界只是回忆的沙漏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苏沫雪一直认为她和米饭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一种不用约定都能默守成规的默契。

就连分手多年以后,这种默契依然完好的保持着。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圈子里共处多年而彼此相安无事,至此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端倪。然而,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可幸免。一阵沉默之后,苏沫雪看到屏幕上出现一行字:沫雪,还记得我吗?苏沫雪的心瞬间往下沉,那行字像一束强烈的光,太耀眼,刺得她眼睛生疼。脑海里在猜测着他说此话时会是怎样的心情和表情。还记得吗?是否,他早把那些过往忘记,又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和他一样应该早就忘了。又或许,那一场关于青春的记忆,流光岁月里的那场肆意欢腾,只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回忆……

米饭是医科大学学生,热情开朗,充满阳光。苏沫雪是外企职员,兼职一网络文学圈做编辑,性格安静,理性。渐渐熟络之后,沫雪有时会抱怨文学圈任务太重,力不从心。米饭总是会热心的帮她收集各种素材,有时候甚至连夜帮她赶出整篇稿子,沫雪只需稍作修改,就可以派上用场。对于米饭的举动,沫雪感到非常温暖,慢慢的会和他聊一些管理圈中的琐事,开心的,烦恼的。和他聊过之后,开心的事会变得更开心,烦恼会随之烟消云散。米饭也会对她讲一些自己的过往,原来他们都一样,对于过去都有一些难以言喻的伤,更不想再去触碰感情的弦。

日子在不紧不慢中过去,米饭一直自称是沫雪的金牌军师,他说他喜欢站在她背后,为她出谋划策,为她排忧解难。只要她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他都会义不容辞。其实在苏沫雪看来,他那些所谓的良策和鬼点子,不过是很狗血的馊主意。只是她没有拆穿他,因为她喜欢看到他献策时充满自信的样子。如果得到她的赞同和认可,他更会像个孩子一样淘气,沾沾自喜。他们也会斗嘴,嬉闹,生气,和好。有时会因为一件事产生共鸣,心有默契,有时也会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但是那些个平凡的日子,他们就是这样一起走过。慢慢的沫雪觉得,有了米饭的日子特别安心,温暖,没有什么难关不可以度过。米饭总是说:不怕,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不太忙的时候,米饭总会约沫雪去歪歪唱歌,给她留言亦是:“麦子,哈哈。晚上去听米饭唱歌,我先上课去了。”至于为什么他总是叫她麦子,她想或许是和某个人物相关,或许只是一种专属的称呼,她从没有多问过。不得不提的是米饭的歌,米饭唱歌,他们都不叫唱歌,叫念经。米饭念经念得非常投入,跑调自然也跑得很远,让人忍酸不禁。米饭唱过之后,再怎么胆怯的人都会变得很有信心,很有底气。所以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排麦。沫雪终于知道为什么米饭那么受欢迎,为什么影子总是对她说米饭身边围绕着一群女孩。

影子说她有些喜欢米饭,只是他身边围绕了太多女孩。

影子是沫雪最好的朋友,从认识的那天起她们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影子是个情感细腻但是又很敏感的女孩。大学毕业那年她分到一家建筑公司,接待她的是一位年轻的工程师,他帅气又和蔼,教会了她很多东西。日子久了,两颗年轻的心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但是迫于现实和家庭的压力,他不得不娶了另一个女子。结婚那天她去参加他的婚礼,喝得烂醉后对沫雪碎碎念叨着他们曾在一起的美好往昔,这一切都让沫雪深深疼惜。

影子的家庭也是饱经磨难。几年前,唯一的弟弟才刚刚满十六岁,却不幸因病去世。这给她的家庭带来极大的打击,父母几乎崩溃,父亲接受不了现实,几次欲追随儿子而去,都是可怜的影子忍着悲痛支撑起整个家。后来每年到了弟弟的生日和忌日,对于他们家都是一次劫难。每次影子对沫雪讲起她的家庭她的际遇,沫雪都会跟着流泪,情不自禁的痛着她的痛,苦着她的苦。从那时候起,影子就是沫雪世界里最在乎的天,她愿倾其所有去给这个苦难的女子撑起一片晴天。

那时候沫雪真的非常希望米饭和影子可以成为一对,她不止一次的对米饭说影子的各种优秀,希望他们好好珍惜,一起牵手走下去。可是米饭还是那句话,他离毕业还有两年,不希望在毕业前谈论爱情。沫雪说:那就当你帮我的忙,以后多关心她,帮我照顾她,我太忙了,实在抽不出时间。米饭唯唯诺诺的应允。而影子这边,因为一直不敢再相信爱情,米饭身边围绕的女生更让她不敢靠近。沫雪只有顺其自然。

秋去冬来,不知不觉天气渐渐转冷。到了年底沫雪的工作越来越忙,天还没亮就要起床,每天在寒风冰雪中要经过几个小时的路程去上班,晚上回到家时早已是精疲力尽,灯火阑珊。而米饭仍然一如既往的关心她,他总是怕她因为太累而不吃饭。时时叮嘱她记得添衣,记得吃饭,早点休息。沫雪总是会嫌他啰嗦嫌他烦。但是心底里真是暖暖的,很踏实。他们彼此关心的对话也常在圈子里出现。久而久之沫雪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影子已经变得很沉默,沫雪出现的时候,她总是故意回避,躲着。不再和以前一样,什么话都对她说。沫雪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影子离她越来越远了。想到这里,沫雪的心里有种隐隐的担忧和疼痛。

快过年了,学校要放寒假。临走前米饭给了沫雪一个电话号码,反复叮嘱她说老家没有网络,有事一定要记得给他打电话。2012年的春节,只有沫雪一个人过。父母很早就被哥哥接到了另一个城市,沫雪放假比较晚,又不想去忍受春运高峰的奔波,所以没有赶过去和亲人团聚。她想,不过是几天而已,父母很快就会回来。

可是当忙碌的生活节奏突然停止运转,当别人每家每户张灯结彩,热热闹闹欢欢喜喜过大年而自己只是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子,空荡荡的心。有种深深的孤独感紧紧包围着她让她无法呼吸。此时对米饭的思念如同潮水澎湃,泪水止不住的汹涌而来。沫雪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米饭早就潜移默化的住进了她尘封已久的心。300多个日夜的相濡以沫,米饭的一言一语,各种表情都在脑海闪过。那些天沫雪每天都是静静的呆在某个角落,一遍一遍的听着米饭的歌,任泪水在脸颊肆意滑落……还有他留下的电话号码,反复的提出来又按回去,最后始终没有拨出去……

大年初几,米饭去城里给姑姑拜年的时候才有机会去了一次网吧。她依然如往常一样平静的和他聊天。米饭发给她一张近期照片,然后说,你去安装个视频吧,过几天我再来城里和你视频,想看你了。语气虽然也是那么平静,沫雪依然能感觉到米饭眼里也有一种思念如潮。到了约定的日子,沫雪并没有如约上线,而是出去荒走了一下午。并不是她不记得,也不是她不愿见他,而是有很多画面在心中纠结。她一直认为自己把网络和现实分得很清楚,从没想过会对一份网络情缘从眷念变成一种深深的依赖,她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不是爱,不知道如果真的开始,会有怎样的未来。还有影子怎么办?她知道影子是爱他的,她曾对影子承诺过她和米饭永远只是朋友,如果他们开始了,影子该会有多么伤心,她又怎么能让最爱的影子难过……太多的纠结太多的疑惑让她最终没有赴约,选择了回避,跑出去漫无目的的游走,因为她怕呆在家里会忍不住打开电脑,她害怕会在他面前失控流泪……

再次见到米饭,是在新年开学以后,看到他上传了很多视频照片,原来那天他见了很多人。才明白那天是她想多了,他想见的人不缺她一个。米饭依然在圈子里谈笑风生,只是对她冷淡了很多,即使她主动找他,他都不怎么搭理。她们慢慢也开始不停争吵,只是不再像以前一样吵着玩,很快就忘了。每一次争吵都感到有了一份真切的伤痕。米饭开始不满,指责她冷血,不近人情,只是想要别人永远围着自己转,不懂付出。在她心中他什么都算不上,甚至比不上她在网络中的文学圈……看到这些沫雪心中一阵悲凉,心里明明在呐喊:米饭,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可是打出去的字却是:那好吧,我们以后不要联系了。米饭也决绝的道:好,一言为定。

那一晚,委屈的泪水流了一夜……

凌晨3点,她打开电脑浏览米饭空间。惊讶的看到有一些影子的留言,浓烈而深情。能被一个女孩如此不顾一切的深深爱着,有哪个男子不会怦然心动,米饭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而她的性格,即使再爱一个人,那么炽热的语言,倾其一生她都无法有那种勇气说出口。所以,她知道米饭的感情天平终于倾斜了。米饭说得没错,她不懂为别人付出什么,而一直以来米饭却默默为她付出了很多。她深深记得那次她在圈子里被人排挤被人误解而委屈的退群离开,米饭不顾一切的想办法进去为她讨回公道,他的声声控诉,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被她用另一个号看的清清楚楚,当时感动的泪水泛滥成河。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希望他永远幸福快乐。

让她不解的是影子,影子不止一次对她说过米饭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他和很多女孩暧昧不清。就在上一晚,沫雪和米饭决裂的那晚,沫雪事后找到影子倾诉满腹委屈,影子仍然是那么说。沫雪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在她心里一直认为,爱一个人就应该相信他,如果连信任都没有,又怎么能够爱的长久?她不是不能接受他们相爱,只是她最在乎的影子怎么能够如此一再的说谎,一再的欺骗她?她一直以为自己对任何事平静淡然不去争不去抢,就不会受伤害,没想到还是伤痕累累。

两天后,沫雪打开电脑就看到影子在群里大肆宣布她和米饭之间的爱情,他们互称老公老婆秀恩爱,看到这里沫雪实在看不下去了,心里堵得慌,跑到阳台上透气。那些热闹都是别人的,跟她又有什么关系?过了一会她收到几条相同讯息,有一条是:看到他们这样,心里草刺的很,沫雪你难过么?我应该难过么?他们想爱就爱吧,只是如果,他们还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的感受,又怎么会如此高调如此张扬?如果没有,我又有什么值得难过?沫雪闭上眼睛,把头抬起来,轻轻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可是不听话的泪水顺着眼角留下来……

曾经是最在乎的天,如今变成刺向心头的剑。沫雪感到心力绞碎,再也承受不了这样一再的打击和伤害。她要离开,此时只有一个念头,离开,安安静静的离开。于是她默默拉黑了米饭和影子,再也不想看到他们的动态。米饭知道后,疯狂的给她留言说:苏沫雪,如果你还在意我们曾经那些过往,如果今天你不把我加回来,我就连同从前的记忆一起统统从脑海里删掉。看到这些,苏沫雪笑了,笑得泪眼模糊,笑得全身颤抖。删吧,都删了吧,米饭,只要你可以永远幸福,我会心甘情愿就这样被你从记忆里删除,心甘情愿象现在这样,不吵不闹,不悲不喜,安安静静的与你,再无交集。

后记:后来沫雪终于如愿以偿的病了一场,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下来,没有纷扰,没有喧闹。每天只是躺在病床上,睁着眸子静静的看着一袋袋白的黄的液体一滴、一滴流进身体,然后,又从眼底溢出来。有时也会在医院宁静的小道旁坐坐,看阳光透过摇曳的树枝洒下点点斑驳的光,落到她手心,像极了米饭温和的眉眼对着她灿灿的笑。红的黄的树叶随风飘零,以优雅的舞姿旋转着,落在她肩头,那是米饭又在淘气的对她挑衅。刹那过后,世界只是回忆的沙漏,那些过往都已模糊,已经无力再去完整拼凑。只是有个遥远的声音永远在对自己说:别怕,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现在治疗癫痫最好方法
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
贵州看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神闲气定网 | 化脓怎么处理 | 上海地铁厕所 | 柳宗元在封建论 | 建康之路 | 美眉色图 | 芬威克鹰